加入书架

第1章 将她千刀万剐

时间:06-09 14:02 字数:1782

泥-泞的院落里,稀烂的黄泥里混合着新鲜尸体的殷红血迹。

颜输棠眼睁睁看着囚禁自己整整三年的仇人被屠尽,却只感到无尽的悲哀。

她拖着桎梏手脚的沉重铁锁链,脚步沉重地走向马车,目光触及身穿紫色官袍,位极人臣的赵璟身上。

当年被人拐卖至北燕国的偏僻山村,每每惨遭陈家人毒打、辱骂,心里绝望,濒临死亡时,她一直将心上人赵璟和家人们当做信念和希望,硬撑过来。

可,一切都毁了,颜家早在一个月前因谋反之罪被满门抄斩……

“我费尽心思向父亲举荐你为官,可你为何要害颜家!”颜输棠眼中沥尽寒意,一时激动,伸出脏黑粗糙的双手去抓住赵璟的袖子。

“这可怪不得我。”赵璟毫不吝惜地推开颜输棠,傲然睥睨她,端足官威,“我不过三言两语挑拨,他们便意欲谋反,分明是他们自己包藏祸心。”

究竟是谁被赵璟蛊惑的,父亲,祖父,兄长,庶弟?

颜输棠愈发痛心疾首,整个人仿若从悬崖上重重摔下,万劫不复。

是自己,是自己害了家人啊!

“哈哈哈……”一阵极媚的嘲笑声从马车厢传来,颜如雁下了马车,步款款到赵璟身侧。绸缎覆身,行动间体态婀娜动人,脸上略施粉黛,气色红润。

对比形销骨立,饱经风霜而肤色蜡黄老态的颜输棠。肤白貌美的颜如雁像极了地狱里专吸人血,供养自身,绽放绚丽姿色的食人花。

隔了三年,终于得见家人,颜输棠惊恐之余,有一丝庆幸,“如雁,颜家被诛九族,你怎会安然无恙?”

颜如雁注意到曾经风头盖过自己的娇花成了残花败柳,嘴角笑意更深。对昔日风光无限的嫡女,如今落魄的境地颇为满意。

一敛往前低眉顺眼的嘴脸,刻薄道:“你是盼着我死?颜输棠,你别做梦了,我们是来杀你的。奉陛下旨意,剿灭颜家余下的唯一乱党。”

陛下要杀她?他们自幼一同长大,这十数年的情分竟换不得他丝毫的信任!

还有她这庶妹,曾经待她千般万般好,原来皆是伪装。

颜输棠蓦然清醒,咬了咬唇,提醒道:“你别忘了,你也是颜家人。”

颜如雁狠狠的剜了她一眼,缠住赵璟的手臂,倚靠在他怀里,似是在证明家庭美满。

她纤细白皙的手抚在微微隆起的腹部,吴侬软语地说:“我嫁给了夫君,和夫君有了第二个孩子,眼下与颜家再无瓜葛。”

“夫人。”温香.软玉在怀,赵璟很是受用,将她拥得更紧。眉眼尽是笑意与柔情,毫无先前的凉薄、高傲。

三年的时间里,第二个孩子……

将辱眼的一幕尽收眼底,颜输棠不妒,心被仇恨的情绪填满。骨瘦如柴的手紧握成拳,敏锐的察觉,“你们是趁我被歹人陷害这三年期间,勾结在一起的?”

颜如雁如蛇蝎般,笑说:“姐姐,你太愚蠢了。你与夫君定亲时,我们就有了第一个孩子,所以才留不得你。故而借人伢子之手,将你远送到这异国穷乡僻壤来。”

颜如雁言语极为猖狂得意,轻轻抚摸腹部,又道:“老实告诉你,这三年你一直无子,其实是你腰间的麝香香囊起了效果。”

麝香,赵璟香囊送给她当做定情信物,竟是从一开始就下毒手,决心要她断子绝孙。旧日温文尔雅的翩翩君子,竟然是如此獐头鼠目嘴脸!

颜输棠愈发清醒,一把拽下香味尽失的香囊,向人面兽心的禽.兽摔去。回想起以前将它当做命爱惜的情景,却觉可笑至极。

又脏又破的香囊袭来,险些砸赵璟脸上。

他尚未来得及防备,颜输棠快速冲上来,拎起手腕上沉重的黑锁链往他身上甩,意欲借机勒死他,同归于尽。

“贱人!”赵璟吃痛,立时抽出腰间佩剑,砍了过去,“砰”的一声,铁锁链与刀剑相撞。

“保护大人!”一队官兵扬刀围了上来,数把刀剑压在颜输棠脖子上。

颜输棠被繁重的铁链拖累,寡不敌众。三两名官兵没两下就压制住她,用绳子捆绑住她的手脚,令她动弹不得。

赵璟面对阶下囚,眸中闪现一抹狠绝之色,对官兵们命令道:“将她千刀万剐!”

“狗男女,你们必定不得好死。”颜输棠暗藏泥垢的尖锐指甲深深嵌进手心肉,绝望之余,似是抱着永远不会亮的一盏灯,发誓道:“若有来生,我颜输棠要你们付出代价。”

“那就去死吧。”颜如雁愠怒至极,目光阴鸷,发令道:“杀了她。”

六名官兵挥剑横来,颜输棠腹背受足几刀致命伤,鲜血四溅于空中,污了刽子手的脸。

“啊!”剧烈的疼痛蔓延于四肢百骸,蚀骨锥心。

颜输棠愈发无力,重心不稳倒了下去。

手脚上沉重的黑锁链“哗啦啦”的响,随着她身子一并重重砸在地上。陈家人以铁锁链锁住她的手脚三年多。

她像是笼中之鸟,从未能挣脱开锁链的束缚,就连临死也得不到自由和光芒。

颜输棠倒在黄泥之上,奄奄一息,试了多次张了张口,却无力吐露内心仇恨。意识逐渐模糊,困顿之感涌上身心,她煎熬许久,沉沉阖眸,堪堪玉碎香埋。

作者说:

开新坑,欢迎围观!

A- A+

目录  共 倒序 正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