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第2章 打小就心黑

时间:04-12 18:27 字数:1019

徐府西花园,是当年徐老太师致仕后养老之所,因为年久失修,已是渐渐荒凉,平常也没多少人在里头走动,不过今晚,却突然之间灯火通明起来。

“庭哥儿,先不急,说不得一会就能上来!”花园正中的假山下,一个胖乎乎的小童趴在地上,朝一处杂草丛生,若不注意,根本瞧不到的洞口里喊道。

“琛哥儿,你别乱动!”一个看着比小童大一点的圆脸女孩儿,此时使劲从后头抱着小童的腰。

方才发现徐家大公子徐邦庭出事的,便是这俩孩子。

小童姓岳名琛,七、八岁模样,小姑娘是他长姐岳如饴。两人父亲乃从三品定远将军岳震,前两日岳府教书先生回乡奔丧,岳震又忙于军务,便将她们送来徐府,在姑母五房夫人岳萱处住几天。

岳如饴一心两用,一边抱紧自己兄弟,耳朵还在细听近处大人们说话。

说来也巧了,方才太阳落山,岳如饴领着还有些气鼓鼓的岳琛到这小园子散心,来回转了没几圈,便听到假山底下时断时续的求救声。

开始姐弟俩还被吓一跳,等听假山下的人自称徐邦庭,要他们快快找人过来,岳如饴不敢耽搁,跑出园子报了信。

“一个个杵在这儿做什么,还不派人下去,非要拿鞭子抽你们不可!” 王氏指着围了一圈的家仆,正大声喝斥。

岳如饴看了看王氏。方才这位旁敲侧击问了半天,显然疑心是岳家姐弟把人推下去的。岳如饴也不辩解,反正等人上来,自然水落石出。

“洞口太小,小的几个都试过,实在钻不进去。”徐府管事为难地道。

“那就把洞口砸开啊!”王氏气急。

“砸不得,上头压着假山,若不小心挖空,碎石倒下去,会伤到庭哥儿,得等天亮之后,寻几个工匠先瞧瞧,看如何挪开假山,才不至出纰漏。”管事说着,小心看着被仆妇们扶了,站在假山下的徐大夫人。

岳如饴听得入神,心中突发奇想,如果徐邦庭在这洞里就此出不来了,说不得,还救了日后要被他祸害的人。

王氏怒不可遏:“这也不成,那也不成,徐府竟养出你们这帮废物,若庭哥儿有个三长两短,你们有何脸面去见大人!”

“再没别的法子?”徐大夫人开了口,声调打着飘。

管事缩着脖子,到底出了个主意:“太太,倒有一个法子,不如寻个机灵些的小童,拿根绳在身上绑好,慢慢放到下头,虽救不得人,也瞧瞧庭哥儿情形,若是有伤,还能给个照应。”

岳如饴抱着岳琛的胳膊不由一紧,就这说话工夫,几道目光齐刷刷朝着他们这边射过来。

显然,有人把主意打到了岳琛头上。

岳如饴有些不高兴,他们姐弟能跑去报信,已经算不计前嫌。可不代表,岳琛就得冒险去救徐大公子。

可要是不去救……

冷不丁灵光一闪,岳如饴竟有了盘算,拎起岳琛,带着他一块站到了徐大夫人面前。

A- A+

目录  共 倒序 正序